12岁才吃到糖 后来日子越过越甜

    ■张建平夫妇的幸福生活。 通讯员 白永民 摄

    ■历经磨难的夫妻俩相濡以沫。

    ■夫妻俩一起打扫院子,身后的房子亮亮堂堂。

    ■15年前张建平抱着孙子照相。(翻拍)

    定州市东留春乡西王耨村的张建平、陈新花夫妇是同村人,都出生在1949年。张建平12岁的时候,北京工作的表姑回家探亲,备受饥饿折磨的他才吃到平生第一颗糖。如今自己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周围乡亲们很多住上了二层小楼。“我们与新中国同岁,作为新中国发展的见证者,我们感到很自豪。”昨日,作为共和国的同龄人,身体硬朗的张建平、陈新花夫妇无比感慨地告诉记者。他们见证了农村的发展,农业的富强,农民生活的富足。“我们新中国经历了困难和坎坷,在发展中不断前行,变得越来越强大。”

    □本报记者石英杰通讯员赵海涛姚若璇

    12岁吃到平生第一颗糖

    昨日上午,初见张建平、陈新花夫妇时,他们正在自家的小院里侍弄葡萄架,“今年雨水好,葡萄长得又大又甜,快尝尝。”见到记者进门,夫妇二人十分热情,谈起70年来的生活变化,话匣子一打开便滔滔不绝。

    张建平、陈新花都是西王耨村人,张建平家里兄弟姊妹8人,他排行第4,陈新花家兄弟姊妹4人,她是家中的老小。由于家中孩子多,以及当时生产力水平的限制,张建平、陈新花二人记事起最深刻的印象就是“饿”。“尤其是国家自然灾害期的那三年,吃饱饭成了最主要的问题。”张建平说,“当时,家家户户吃大锅饭,每天只有红薯面、玉米皮、玉米尖等做的饼子、窝头,榆树叶也是常吃的‘绿色食品’。”

    张建平、陈新花说,他们小时候最盼望过春节。因为在当时长年不见荤腥,只有过年时才能买上几斤肉,打发一下肚里的馋虫。“那时可不像现在,家家愿意买瘦肉,肥肉才是受欢迎的部分。因为肥肉既可以熬成油平时做菜用,熬出的油渣还能包饺子、蒸包子。”张建平说。

    主食不充裕,零副食在农村更是难得的食品。张建平说,他12岁才吃到第一颗糖,“那是在北京工作的表姑回家探亲带回来的,那颗糖,是我吃过的最美妙的东西,那种甜啊真是到了心窝子里。”即使过去50多年,那颗糖的美味,一直深深印在张建平的脑海里。

    除了吃不饱,住和穿也是难事。那时候,张建平家的房子跟大多数农民的一样,也是破破烂烂,而且一住就是很多年。“我们穿的几乎都是用粗布缝制的衣服,笨重粗糙不说,一般父母穿过的衣服经过裁剪后再给孩子们继续穿。”张建平心酸地说,“穿新衣服,是不敢想的事情。”

    从自行车到毛驴再到农用三轮车

    1976年,张建平和陈新花经媒人介绍领证结婚,张建平说,他结婚时,已经开始流行“三转一响”了,但因为家里穷,只买了一辆飞鸽牌的自行车。没有彩礼,没有新房,也没有婚纱照,当时,亲戚们凑了一些钱吃了一顿饭,俩人就算是正式结为夫妻了。

    “那会儿虽然物质缺乏,生活条件不好,但人却乐观、积极。”陈新花说,虽然一无所有,但坚信只要通过双手奋斗,就一定能过上更好的生活。1982年1月1日,中共中央批转《全国农村工作会议纪要》,明确指出包产到户、包干到户都是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生产责任制。在此背景下,张建平夫妇分到了自主经营的责任田。

    个人付出与收入挂钩,张建平和陈新花的积极性大增,“感觉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气,根本不知道啥叫累。”张建平笑着说,刚分田到户那会儿,也没啥机械,从种到管再到收,全靠人力,“一年四季除了冬季好点,其他三季基本上都守在地里,看着庄稼一天天地长起来,心里别提多满足了。”在夫妻俩的努力下,包产到户第二年,全年都能吃上大米、白面。

    1984年,张建平和陈新花夫妇省吃俭用,买了一头毛驴,结束了全靠人力生产的历史。“1991年,我家又换了农用三轮车,承包了苹果园,一年能收入四五千元了。”张建平感慨道。

    “进入新世纪,国家又给免除了农业税,种地还给补贴,好政策一个接着一个地来。”张建平说,同时随着生产力的提高,农业机械化成了主流,种地也更加简单方便,这日子真是越来越好了。

    跳起广场舞安享幸福晚年

    2010年以后,辛苦奋斗了大半辈子的张建平和陈新花终于放松下来,“两个儿子都有了自己的事业,孙辈们都在城里上学不用操心,家里家外各种电器、车辆都齐全了,做饭洗衣、出门串户干啥都方便,这日子真是越来越舒心。”陈新花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平日里,陈新花除了扫扫院子,侍弄侍弄院子里的小菜园,还养成了一个小爱好——跳广场舞。“每天吃完晚饭,和姐妹们跟着欢快的节奏跳起来,既锻炼了身体,又陶冶情操,别提多美了。”陈新花说。

    陈新花喜欢广场舞,张建平也有自己的爱好——看新闻。他说从新闻里能了解很多国家大事,尤其是国家的惠农好政策。“如今国家针对农业、农村和农民制定的优惠政策越来越多,还有乡村发展成效也非常明显。就拿我们村来说吧,以前都是低矮的平房和瓦房,道路都是泥路,晴天灰尘滚滚,雨天坑坑洼洼。现在我们住的房子宽敞亮堂,周围二层小楼一家挨着一家,不但水泥路通到了家门口,村里还配备了专门的环卫工人,垃圾定时清,街道定时扫,村里的生活一点也不比城里差了!”张建平感慨道。

    一晃70年过去了。从青春年华到现在古稀之年,张建平和陈新花相濡以沫,风风雨雨走过几十年,夫妻俩举手投足间都是默契,望着家里家外陈列的一切,回想着70年来的一幕幕,两位老人感叹:“我们这代人和新中国同龄,国家困难时,我们也困难;国家变好了,我们的日子也越过越红火。我们和祖国同呼吸,共命运,祝愿我们伟大的祖国越来越繁荣昌盛!”

受损草原重现生机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