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工宿舍自缢死前边工作边痛哭 丈夫-每天工作11小时

(原标题:女工厂区宿舍自缢 死前曾边工作边痛哭)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 2020年春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许多人在盼望着与家人团聚。而对于尼安治和他的三个孩子来说,他们一家再也团聚不了了。此刻,他的妻子、三个孩子的母亲尼某红正躺在浙江省金华市浦江县殡仪馆的冷柜里,至今已过半个月。根据当地派出所消息,尼某红系自杀,但尼安治坚持要查明尼某红死亡原因。“怎么会和企业没关系呢?”他想不通。

女工自缢 原因成谜

2019年12月14日,尼安治接到与妻子在同一家工厂打工的侄女电话:尼某红死了,缢死在厂区宿舍里。尼安治当日和妻弟等人立即从老家河南驻马店赶往浙江省金华市浦江县。

当地派出所告诉尼安治,尼某红系自杀,并把尼某红的主要遗物——手机和银行卡等还给了家属。尼安治急于想知道妻子是怎么死的,为什么要走上这条不归路,但妻子死亡前没给他和三个孩子留下一句话。

当地公安提供的视频上,尼安治看到的是尼某红死亡当日曾在工作岗位上边工作边痛哭,而厂区到宿舍这段路的监控却无法查看,派出所民警给出的解释是厂区监控设施安装不齐全。

尼安治告诉中国商报记者,这几天他陆续了解到妻子死亡前的状态:妻子原先在厂里是检验岗位,月工资有5000多元,后来突然被调到剪线岗位,月工资下降到2000多元。为此,妻子多次找企业负责人,表示工厂突然调岗不合理,但一直没得到一个说法。尼安治还得知,在妻子生前上班的这家工厂里,员工每天要工作11个小时以上,每月仅休息一至两天,也没有加班费。更主要的是,妻子虽然与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但企业从来没有给她交过一分钱社保。

尼安治向记者出具了妻子与企业签订的用工合同。记者看到合同上标有该企业与尼某红约定的用工时间、工种、工资待遇等,合同有效期至2020年4月。

家属讨要说法 工厂态度令人心寒

据了解,尼某红生前供职的企业全称为浙江梵丝璐服饰有限公司,位于浙江省金华市浦江经济开发区,员工有120人左右,主要生产服装。截至尼某红死亡时,她已经在这家公司的检验岗位和剪线岗位工作了20个月。

中国商报记者试图拔打浙江梵丝璐服饰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总经理黄生林的电话,但一直联系不上。随后,记者来到企业所在地的浦江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了解情况,管委会党工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得知此事后,管委会人员和企业负责人已至少做过两次尼某红家属的安抚工作。

尼安治告诉中国商报记者,在安抚工作中,黄生林一直没有露面,而是安排了一位陈姓人员作为代表与他们接洽。然而,双方的沟通并不顺畅,企业代表认为女工是自杀,与企业没有任何关系,企业不负任何责任。同时,这位陈姓代表承认公司没有给尼某红交纳社保,愿意把未缴纳的社保钱补偿给家属;此外,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企业愿意补偿家属部分交通和住宿费。

但尼安治坚持要查明尼某红死亡原因。“怎么会和企业没关系呢?”他想不通。

初到浦江时,尼安治及妻弟的住宿由公司安排,双方协商未果后,公司便通知尼安治马上搬出公司安排的住宿。尼安治告诉中国商报记者,企业代表对他直言:“其他费用公司概不承担。如果感觉我们补偿不合理,你们随便告。”

对于公司强硬的态度,尼安治感到寒心和无助。他患有严重的肾病,已经几年无法工作,家里的收入主要靠外出打工的妻子,三个孩子中两个尚未成年,还需要抚养。妻子的后事还没有处理,远在河南老家的尼某红母亲得知女儿死亡后又进了医院,而妻子留下的全部存款仅800多元。尼安治向中国商报记者表示,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一切。

外来女工尼某红的死与企业是否存在关系,浙江梵丝璐服饰有限公司是否存在违法用工嫌疑,企业如何安抚和保障发生意外的外来务工人员?中国商报记者将进一步跟踪报道。

滴滴:醉酒报备上线后 性骚扰投诉降低36.4%
返回列表